当前位置:益林资讯 > 财经 > 「链得得独家」专访Circle CEO:美国议员不懂加密资产

「链得得独家」专访Circle CEO:美国议员不懂加密资产

时间:2019-11-02 17:31:05 点击:4961次

circle首席执行官杰里米·阿拉尔

"我们相信开放加密技术将取代世界上封闭的专有金融系统."2013年,被称为“美国支付宝”的circle正式成立。

早期,circle标榜自己是一家新型金融服务公司,希望通过circle pay开放交易和合法加密货币的转换,建立一个真正的全球支付网络。该公司刚成立时,从数字现金型初创企业获得了900万美元的最大融资。可以说,圆生来就有一把金钥匙。

自成立以来,circle已完成五轮融资,累计风险资本1.4亿美元。高盛、idg、CICC、百度、比特大陆等国内外巨头纷纷进入,圈迅速成为一家亮星公司。

然而,今年6月,circle关闭了自己的支付工具circle pay,并选择继续通过区块链扩大其他加密货币和金融服务,在市场上引起轩然大波。消息人士指出,圆的估值缩水了70%以上,比寻求融资的目标低40%(圆正在寻求1.5亿美元的融资)。

值得注意的是,为了生存而断臂的circle通过一系列资本行动完成了战略升级。2018年2月,circle收购了美国加密货币交易所poloniex,以开放场内交易市场。今年9月,circle与coinbase联合发行了以美元为基础的稳定货币usdc,随后收购了股权众筹投资公司seedinvest,以帮助初创企业发行数字资产。

从下面看,circle不再是一家基本的支付公司。其业务涵盖加密资产、现场和场外交易领域的一级和二级市场,并已从个人扩展到机构和企业家。

近日,circle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杰里米·阿拉尔(Jeremy Allaire)访问北京,连锁店对他进行了独家采访。

在采访中,jeremy allaire直接回答了Circulpay选择关闭的原因及其下一个发展战略。他表示,比特币网络交易既昂贵又缓慢,不适用于“交易”。未来,circle将把战略重点放在稳定的货币上。“基于稳定货币的底层,它可以发行数字现金,开展存贷款、证券投资等业务,创造许多金融场景。”杰里米·阿拉尔认为,稳定的货币将成为人们喜欢水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作为加密货币领域的长期参与者,杰里米·阿莱尔(jeremy allaire)出席了美国国会关于加密货币监管的听证会。在这次采访中,他还表达了对美国立法者和政策制定者态度的不满。"他们的表现令人失望。"杰里米·阿拉尔观察到,尽管加密货币发展迅速,但这些美国立法者仍在学习。他们持怀疑态度,他们觉得不真实,他们觉得如果他们长时间忽视它,加密的钱会逐渐消失。

此外,大洋彼岸的杰里米·阿拉尔(jeremy allaire)也及时关注了中国人民银行即将发行的数字现金,认为这将是一个里程碑事件。“中国人民银行的数字现金将成为世界上最重要的货币,我认为中国政府在数字现金方面的准备和努力领先于世界其他国家。”他说。

以下是LinkedIn对jeremy allaire的独家采访全文,已编辑和删除:

连锁:加密货币的监管一直不清楚。你认为这是什么原因?

杰里米·阿拉尔(Jeremy allaire):在美国或其他地区,政府和政策制定者会有同样的态度,“加密货币不是真实的,如果长期忽视,加密货币会逐渐消失。”他们不愿意实施这项政策,因为他们从心底里相信加密的钱不是真的。

领英(LinkedIn):你以前曾多次推动加密监管的标准化,呼吁将加密资产视为全新的“资产类别”。你为什么这么做?

杰里米·阿拉尔:美国监管机构将要求对股票、证券和债券等所有资产进行监管。如果加密资产受到同样的限制,它们的实用价值将逐渐被摧毁。

加密资产或数字资产最大的好处是它们可以被视为投资合同。未来,我们将迎来网络应用交互的新时代。那时,加密资产可以被视为交易和支付的货币。这是真正强大的地方。因此,在我看来,加密资产代表了一种全新的基础架构。

但是,如果你直接将加密资产定义为“证券”,你就立即扼杀了它们。因此,我们应该在定义加密资产时具有创造性和灵活性。

领英:你认为理想的加密监管环境是什么?以美国政府为例,在保护投资者和加密企业利益的同时,应该从哪些方面优化监管?

杰里米·阿拉尔(Jeremy Allaire):从1993年到94年,商业网络逐渐在美国出现。作为一种全新的形式,美国政府也需要考虑如何监管。

当时,一个声音建议对网络进行全面监管,但与此同时,另一个声音说,“商业网络的新形式将带来巨大的创新。我们都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因此,我们应该以更开放的态度进行监管。只有这样,这些创新才能继续推进,企业家才能创造更大的东西。”然而,我们通常最担心风险,如欺诈。

当时,国会通过了一项法案,允许建立一个完全开放的网络来鼓励超越底线的创新。因此,我认为这种方法也应该适用于数字现金或加密资产。我们应该首先引入一项非常简单的政策,鼓励人们创建各种加密资产,然后重点打击金融犯罪、资产盗窃和投资者保护。

此外,还提倡“自由市场竞争”。例如,曾经阿里巴巴、亚马逊、airbnb、滴滴等公司拥有大量用户数据,但在市场竞争中逐渐赢得了用户的信任。加密货币市场也应该这样做。交易所将持续筛选高质量的在线发行项目,让用户、投资者、社区、媒体和其他市场参与者判断加密资产的质量,这意味着“适者生存”的生存原则。

领英:就各国的加密监管而言,你认为哪个国家更适合加密资产行业的发展?它有哪些方面可供参考?

杰里米·阿拉尔:在过去的一年里,我们看到许多政府已经为加密货币建立了相应的监管框架。例如,新加坡和瑞士有相应的ico政策,而百慕大在2018年通过了《数字资产商业法》。Daba为监管加密金融服务提供了一个全面的框架,包括数字资产发行、销售和赎回、交易操作和托管服务。同时,在反洗钱、公司运营、数据安全等方面为投资者提供了充分的保护。

他们为什么这样做,因为他们将加密资产视为新的资产类别。这也是全球监管应该有的态度和判断。

领英:你以前参加过美国参议院关于加密货币监管的听证会。成员们对加密持什么态度?

杰里米·阿拉尔:总的来说,这些立法者对加密货币的理解一无所知,他们也在学习过程中。然而,随着facebook等大公司加入市场,他们只是模糊地感觉到加密资产将在未来经济中占据非常重要的地位。他们开始因怀疑而变得好奇。他们开始学会接受并试图理解。

领英:你如何看待中国在加密货币领域的监管态度?

杰里米·阿拉尔:中国对加密货币的监管是有限的。在此之前,中国取消了加密货币兑换,并限制国内用户交易加密货币。然而,这是一个全球市场,许多中国人仍然通过离岸交易买卖加密货币。

领英:你认为中国人民银行发行的数字现金怎么样?

杰里米·阿莱尔:这将是中国人民银行即将发行的数字现金的里程碑事件。不可否认,主权机构发行的数字现金将成为未来经济活动的最重要部分。我相信中国人民银行的数字现金将成为世界上最重要的货币,我认为中国政府在数字现金方面的准备和努力领先于世界其他国家。

领英:有迹象表明美联储将推出自己的数字现金吗?

杰里米·阿拉尔:与中国不同,中国已经有五年的研究历史,美联储在这方面什么也没做。他们只关注技术创新,思考如何提高银行间的结算效率。然而,这种结算制度在中国和其他国家已经有成功的案例,其实践令人非常失望。所以我认为中国的创新意识非常先进。

然而,另一方面,美国的私营公司发展迅速,已经在加密资产领域处于领先地位。例如,脸书即将推出的天秤座、硬币座和圆形已经发行了美元等稳定货币。在我看来,美联储明年将为私营公司发行“数字美元”发布某些指导性文件。

领英:你认为中国登陆数字现金的优势是什么?

杰里米·阿拉尔:首先,中国人民银行发行了数字现金。由于它的数字优势,它可以通过网络到达任何地方。它可以摆脱swift在“一带一路”国际贸易中的限制,为人民币国际化开辟一条新的道路。在中国人民银行的数字现金领导下,世界上所有国家都可以直接与人民币挂钩。

此外,由于中国人民银行(People Bank of China)的数字现金(digital cash)将加载智能合同,并能自动完成清算等功能,因此将比传统系统更高效。

领英(LinkedIn):系绳公司正式开放了一个稳定的货币市场。从那以后,这个市场的参与者越来越多,包括usdc、gusd、pax等。未来稳定的货币市场模式将如何发展?

杰里米·阿拉尔(Jeremy allaire):第一代稳定货币以系绳公司发行的usdt为代表,这是为交易而生的。第二代稳定货币更多地体现在多个实体的联合发行、更方便的法定货币和稳定货币的交换、更好的监管框架和会计审计。因为到目前为止,我们不知道美国国债有多少资产储备。因此,第二种稳定货币将走得更远。

此外,稳定货币的最大颠覆在于“根据基本协议重建金融体系”,而不仅仅是为了交易。基于稳定货币的底层,可以发行数字现金,开展存贷款、证券投资等业务。这似乎是一个基本的协议,但当通过聪明的合同结合在一起时,会产生许多财务情景。

包括不断上升的defi(分散融资/分散融资),是基于稳定货币体系的早期尝试。因此,从长远来看,稳定的货币将成为人们喜欢水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相信稳定的货币将成为世界经济体系的未来。

连锁:稳定货币是法国货币和数字现金之间的媒介,还是会发展成为独立的数字资产?

杰里米·阿拉尔(Jeremy allaire):“货币”本身就是一个电子簿记系统,中央银行拥有簿记的所有权。如果你想用m0货币兑换数字现金,稳定货币是央行会计系统的加密货币版本。

在这一前提下,稳定的货币,如usdc和gusd,应持有其中央银行在未来发行的“特别许可证”,并以全额准备金作为支持,为不同的经济活动发行数字现金。

领英(LinkedIn):据报道,今年上半年,circle的估值缩水了70%以上,比寻求融资的目标低了40%(Circle正在寻求1.5亿美元的融资)。你能透露一下目前的进展吗?

杰里米·阿拉尔:我不会评论谣言和猜测。但我想与公司的几个关键业务部门分享。我们有一个稳定的以美元为基础的usdc,目前美元正在快速发展。目前,美国农业部有超过4.5亿美元的准备金,超过10亿美元的资产已经完全认证,连锁交易累计超过170亿美元。这对我们非常有益。随着我们继续在亚洲、北美和其他国家和地区拓展市场,我们也会变得更加强大。

根据circle独立会计师事务所均富会计师事务所(grant thornton llp)发布的usdc准备金认证报告,截至2019年8月31日太平洋时间晚上11:59,usdc已经发行了453,785,690美元,公司准备金为453,848,516美元。截至上述时间,已发行和未兑现的美元兑换券未超过托管准备金的美元余额。

与此同时,我们还扩大了场外交易(otc)市场,以拥有大量加密资产的机构客户为目标的循环交易(circle trade)也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场外交易平台之一。此外,我们还收购了加密资产交易所poloniex,由于我们正在重建poloniex,该交易所经历了一些挫折和挫折。我们想把普罗尼尔斯转变成国际市场上一个竞争激烈的全球交易所,也就是普罗尼尔斯的全球版,因为美国版将受到很大的监管限制。

此外,我们今年还收购了seedinvest,这是美国最大的股权众筹平台。我很高兴看到seedinvest正在为越来越多的初创企业提供融资服务(据seedinvest官方网站报道,seedinvest拥有25万多名投资者,已投资150多家初创企业,总投资超过1.5亿美元)。

领英:关闭马戏团的原因是什么?

杰里米·阿拉尔(Jeremy allaire):在其创建初期,Circulpay希望支持基于比特币网络的合法比特币的发送、接收和交换。但事实证明,比特币网络交易既昂贵又缓慢。因此,我们决定关闭循环银行,专注于建立稳定的货币支付系统。将来,当人们使用数字现金进行交易时,他们只能使用稳定的硬币,所有的数字钱包都应该基于稳定的硬币。(本文唯一的第一轮应用程序链,作者:秋成)

欲了解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 taimeiti)或下载钛媒体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