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益林资讯 > 文化 > 善于描绘梦的女人,敢“骂观众”的男人

善于描绘梦的女人,敢“骂观众”的男人

时间:2019-10-28 08:05:22 点击:3791次

资料来源:潇湘晨报

10月10日,因去年的性侵犯丑闻而空缺了一年的诺贝尔文学奖授予了两位作家。波兰作家奥尔加·托卡马克和奥地利作家彼得·汉德克分别获得2018年和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

读过他们作品的读者很难忘记这两位作家,一位擅长描绘神秘梦境的女性和一位敢于“责骂观众”的男性。

奥尔加·托卡马克。彼得·汉德克。

中国长沙——2018年和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将于北京时间2019年10月10日晚上7点正式宣布。2018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是奥尔加·托卡库克(Olga Tokarcuk),2019年的获奖者是彼得·汉德克。

奥尔加·托卡马克(Olga Tokarcuk)是当代最著名、最畅销的波兰作家之一。他以他的神话、民间传说、史诗和当代波兰生活的景观风格而闻名。著名作品包括:《太古与其他时代》、《白天的房子》、《夜晚的房子》、《雅各书》等。托卡马克曾两次获得波兰文学最高荣誉“耐克神话奖”评审团奖,四次获得“耐克神话奖”读者评选奖。2018年,托卡马克的最新作品《飞行》获得了布克国际奖。

根据获奖演讲,托卡马克从不认为现实是稳定或永恒的。她在自然与文化、理性与疯狂、男人与女人、相聚与分离中构建了自己的小说王国。

奥地利作家彼得·汉德克出生于格里芬。他是诗人、小说家、编剧和电影导演。作为德语世界的重量级作家之一,汉德克是戏剧史上不可跳过的一章。像其他大师一样,他的著名作品虽然写于20世纪60年代,但仍然超越了我们的时代。他的代表作包括电影《责骂观众》,小说《守门员对点球的焦虑》,以及维姆·文德斯电影《陆弃和柏林苍穹下》。汉德克在1968年获得霍普特曼奖,在1973年获得比什纳和奥比奖,在2009年获得卡夫卡奖。

获奖感言说,他用语言的独创性探索了人类经验的边界和特殊性,电影和绘画是他重要的灵感来源...他的作品跨越了许多流派,是二战后欧洲最伟大的作家之一。

奥尔加·托卡马克(Olga Tokarcuk)和彼得·汉德克(peter handke)的作品已经在中国大陆出版。托克克的代表作《太古与其他时代》于2017年由后朗出版公司和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而世纪观和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了韩珂的作品如《责骂观众》、《守门员面对点球的焦虑》、《没有欲望的悲伤之歌》。该奖项宣布后不到10分钟,彼得·汉德克的许多作品就在电子商务平台上卖光了。

字符

彼得·汉德克:我也害怕写作本身。

中国长沙——1942年,汉德克出生在奥地利格里芬,一个贫穷、低收入、多子女的家庭。为了获得教育机会,他只能去一所免费的耶稣会学校。按照通常的轨迹,汉德克毕业后应该成为一名牧师,但是他贫穷而局促的家庭环境,他叔叔在战场上的死亡,战争对村庄的轰炸,他母亲的自杀...让汉克用写作来处理疼痛。1966年4月,在由第47届世界作家协会主办的德国作家和评论家会议上,装扮成甲壳虫乐队的汉德克以其对其他作家的猛烈攻击而引人注目。两个月后,汉德克颠覆性的《责骂观众》在法兰克福首映时引起了轰动。1968年初,他出版了一部长篇《谈话剧》(talking drama)卡斯帕,这开启了他戏剧实验和语言批评的高峰。Handke不停地从一个城市移动到另一个城市。柏林、巴黎、科隆、法兰克福...都是他居住的地方,这些城市也成为他作品中情节发生的地方。

2016年10月22日下午,在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韩珂参加了主题为“我们时代的焦虑”的读者交流活动。汉德克说,他作品中涉及的主要问题是关于“存在”,他的创作侧重于叙事性创作和史诗性创作。“但这就像一棵大树。总是有一些分支。这些树枝可能同样重要和美丽。这是戏剧创作,这是我为一些电影创作的剧本。然而,这棵树的树干仍然是史诗般的叙事,我别无选择。”

汉克认为阅读代表着伟大的生活:“对我来说,阅读是世界的心脏。对我来说,生活不是去看电影或去博物馆,而是作为一个孤独的读者。”汉德克还提到,当时他在中国呆了十天,非常想念读书,因为在旅途中很难集中精力读书。此外,汉德克还透露了自己的写作习惯:“现在大多数年轻人可能会用电脑写作。我用铅笔和橡胶在白纸上写字。”他认为用铅笔在纸上写字的好处是,“我可以去大自然,我可以坐在任何地方写字,有时我在荒野中,面对一片荒芜的园冶。这是我最喜欢的活动之一,那就是在大自然中写作。当然,我会因为害怕而再次回到我的家。”

说到写作,韩珂还提到了一种特别有趣的感觉,“事实上,我每天都害怕写作本身。也许这是写作中最有趣的一点。写作是不正常的。你不能在任何时候写它。我现在74岁了,我仍然可以说写作不是一件自然的事情。对我来说,这仍然意味着一次冒险。你每天经历的所有时刻都不是平常的。”

奥尔加·托卡马克:探索神话、现实和历史

中国长沙——作为《太古与其他时代》、《白天的房子》、《夜晚的房子》的译者,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翻译家协会会员、高级翻译家易立军(Yi Lijun)表示,奥尔加·托卡库(Olga Tokarcuk)运用精致而娴熟的波兰人物探索神话、现实和历史的痕迹。她擅长将迄今为止似乎矛盾的事物联系起来:简单与智慧,童话的天真与寓言、民间传说、史诗、神话和现实生活的尖锐。她的表达方式可以说是将现实与魔法甚至怪诞同时结合在一起,文字反映了现实幻觉中的一个具体而神秘的世界。

1962年,托卡马克出生在苏莱霍夫,靠近波兰西部著名的城市青山。他于1985年毕业于华沙大学心理学系。自1986年以来,他移居到西南部边境城市瓦布里赫(Waubrikh),在该市的心理健康咨询中心工作,也是心理学杂志《个性》的编辑。1987年,她以她的诗集《镜中之城》进入文坛。此后,他经常在《雷达》、《文学生活》、《奥德河》、《边境地区》、《新趋势》、《文化时报》和《环球周刊》等报纸上发表诗歌和短篇小说。1993年,他出版了小说《书中人物游记》,并于1994年获得波兰图书出版商协会奖。1995年,他出版了小说《e . e》。次年出版的小说《太古与其他时代》(Swire and Other Times)受到波兰评论家的广泛好评。1997年,她获得了享有盛誉的波兰文学奖“耐克神话奖”和科尔西-切尔希夫妇基金会散文文学奖,从而确立了她在波兰文学中的杰出地位。也是在这一年,她放弃了公职,专注于文学创作。她先后出版了短篇小说集《内阁》和长篇小说《白天的房子,晚上的房子》(被解释为《梦的收集剪贴板》)。1999年,她为此作品获得了另一个“耐克神话奖”。

“自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她定居在离沃布里赫不远的农村,并成为家乡和民俗的观察者。然而,她并没有与世隔绝。她喜欢和人交往,喜欢旅行。到目前为止,作者的成功不是评论家的猜测或幸运的巧合,而是由于各种文化的影响,正规而系统的心理教育,以及广泛而丰富的生活经验。这些都为她的创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使她能够充分发挥自己的才能。”易立军认为,托克已经建立了这样一种信念,即文学作品既可以理解又可以深刻,既简单又具有哲学意义,既有意义又不沮丧。在她的小说中,日常生活获得了罕见的一致性,充满了内在的复杂性、强烈的矛盾和冲突,以及耐人寻味的转折和动荡的戏剧。

潇湘晨报记者许海瑞通讯员郑立华胡珍珍

500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