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益林资讯 > 综合 > 一张抗日烈士证明书,80年后送到抗日英雄家中,老人一夜无眠

一张抗日烈士证明书,80年后送到抗日英雄家中,老人一夜无眠

时间:2019-11-19 08:21:20 点击:3406次

蒋高畅,1911年出生,浙江省江山县新塘边镇潘村。他的父母是普通农民。他家里有三个孩子,是第二个。

这孩子渴望学习。高中毕业后,他先后就读于枝江大学、警官学校和电雷学校。1934年,他成为电雷学校的第一名学生。

电雷学校听起来有点奇怪。事实上,它不是一所研究雷电的学校,而是一所研究水下鱼雷的军事学校。

电是无线电的“电”,雷是鱼雷和我的“雷”。

抗日战争时期的中国海军地图

学校建于“1·28”事件后的1932年,最初建在江苏镇江北五省会馆旧址和北固山坎儿井。

在组织上,它不属于海军部,而是属于参谋长,蒋介石自己的海军。

其初衷是建立一支配备鱼雷快艇的河防部队,以防止日本军队入侵这条河。

校长欧阳格此前曾在蒋介石的帮助下去英国海军参谋学院深造。

他认为中国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建立一支强大的海军。为了遏制日本的入侵,当务之急是组建快艇部队,用高速鱼雷快艇对付日本海军的大船。

电雷学校是从头开始建造的。

1934年,50名初学学生从电雷学校航海班毕业,并被授予少尉军衔。

其中一个叫蒋高畅,这个时候改名为蒋高闲,目的是为国家服务。

经过九个月的实习,他被分配到闪电学校快艇大队“史可法中队”的“史可法34”鱼雷艇担任副队长。

这些快艇中队和中队的名字充满了抵抗日本海盗和救国的强烈道德,如文天祥中队、史可法中队和岳飞中队。

电雷一号毕业生

三年后,抗日战争全面展开,日军沿长江入侵南京。

8月12日,我海军部奉命在江阴击沉船只,以形成江阴封锁,防止日本船只入侵。

8月14日,电雷学会了适应战斗序列。军委任命欧阳戈为江阴要塞司令,所有船只进入战斗状态。

日本装甲巡洋舰,“巨无霸”和“楚云”盘踞在上海河上。

它于1900年完工,排水量为9180吨,由日本从英国购买,并在1894年中日战争中得到中国的赔偿。

现在,它已经被日本第三舰队部署在黄浦江苏州河口,与30多艘巡洋舰、驱逐舰和炮艇一起,虎视眈眈的上海,我繁荣的国际城市。

这使得中国人特别讨厌它,江阴要塞司令部决定用鱼雷快艇从云中潜入。

鱼雷艇

8月14日,两艘伪装成民船的快艇从江阴黄泥岗驶向无锡、太湖、苏州和松江,抵达上海龙华。

9月16日晚上9点,其中一艘快艇“史可法102号”趁着夜色顺黄浦江而下。

它打开两个主引擎,全速发动攻击。它绕过了第16集团军的封锁,越过了黄浦江上来自英国、法国、德国等国的军舰,扑向陆家嘴附近的楚云。

然而,各国的军舰和商船在公共租界的河边灯火通明,而苏州河下却一片漆黑。

102号找不到云的确切位置,所以它不得不根据白天确定的大致位置,在离云300米处发射两枚50度顶角的鱼雷。

结果,一枚在楚云旁边的日本总领馆岸边被引爆,另一枚鱼雷碎片击中楚云的船尾,导致船尾进水,船首倾斜。

云不能自己航行,必须由工厂修理。

这是中国海军在全面抗日战争爆发后第一次对日本船只进行严厉打击,极大地鼓舞了中国人民在抗日战争中的士气。军政部门发来贺电:

"...深深佩服,虽然没有成功,但是已经减少了他们船只的傲慢,仍然希望继续……”

日本人也感到震惊。根据他们的说法,这是“中国海军唯一一次主动进攻”。

从那以后,日本第三舰队司令谭泽华中将下令对黄浦江进行“严密监视”。

袭击发生后,我军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高速行驶的快艇102终于惯性地跑到了英国租界九江路外滩码头附近。

被日本炮火击中后,它沉入了河里。

在最后一刻,船上的八名官兵卸下武器,扔进河里,游泳逃跑。

8月20日,日军派出大量飞机对我们在上海的海军办公室进行报复性轰炸。

8月22日,我们轰炸了江阴淀磊学校(1936年迁至江阴黄山港)。我们驻军的防空火力击落了一架“94”飞机。

8月23日,日本飞机轰炸了江阴要塞的鱼雷快艇,试图摧毁我所有的快艇,清除我在长江航道上设置的障碍物。

我的快艇部队竭尽全力战斗。

1937年江阴海战示意图

江·高闲中尉担任“石34”号快艇的船长,快艇的官兵发誓要抗日,指挥快艇改变位置,用平行机枪反击日本。

日本飞机多次俯冲扫射,快艇在许多地方被击中。很快,我们一半以上的官兵受伤了。

这时,江高闲下令驶往江阴下港,但日本飞机正在那里上空扫射。

大雨般的子弹飞来,击中了快艇34的油箱,点燃了大火。

在紧急情况下,江翔命令所有船员弃船,但没有人离开岗位。相反,他们坚守岗位,竭尽全力,抓住最后的机会,勇敢地向日本飞机开枪。

在此期间,当一架日本飞机再次猛扑鱼雷艇时,它被艇上的官兵击中,将黑烟拖进河里并爆炸。

在这场战斗中,26岁的江队长敖翔和副队长等9名官兵都死于英雄事迹。

可悲的是,江高闲的妻子从不相信丈夫的牺牲。抗日战争胜利后,她仍然日夜盼望丈夫在家团聚。

这个重聚的梦想是她在1949年带给台湾的。在她去世之前,她还在等她的丈夫...

姜淑发研究了他父亲的遗物——一个木制花瓶。

2011年12月,住在浙江衢州的江高闲的儿子蒋淑发偶然从衢州晚报上读到,全省细菌战受害者的代表聚集在衢州,纪念在南京大屠杀中遇难的48名衢州士兵名单的首次公开,其中包括他父亲江高闲的名字。

此时,江高闲已经牺牲了74周年纪念,江淑发也已经老去,从衢州供电局退休。

母亲去世多年后,他终于看到了父亲的消息。姜淑发非常兴奋,立即告诉他的孩子、孙子和亲戚,每个人都没有睡觉。

此后,他游历了江阴、浙江、南京和台湾的档案馆,终于找到了父亲的档案:

“称号:闪电学校快艇大队;军衔:海军中尉代理上尉与空军中尉相比;死亡类别:在抵抗战争中死亡……”

(江高闲烈士证书)

2015年,国家公布了第一批抗日烈士名单。姜淑发整理了他父亲的档案,并向当地民政部门提交了一份申请,要求承认他父亲为抗日烈士。

2016年,相关部门批准确认。

2017年春节前夕,江高闲抗日烈士证书终于颁发。

这位80岁的老人拿着父亲的证书,忍不住大哭起来:

“这是我父亲用血肉保卫国家,为了这个...我等了80年……”

= = = = = = = = = = = = = = = =

参考:

王鸿“中国鱼雷快艇突袭日本“楚云号”(航海,2005年7月20日)

江直树,江程英,“我已经等了80年”(浙江档案馆,2017年10月31日)

张柏伟,蒋介石和他的雷学派(航海,1992年3月1日)

山东11选5投注 快乐赛车pk10 新疆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