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商旅 > 外籍学者著书还原西藏真相:有人想让中国解体

外籍学者著书还原西藏真相:有人想让中国解体

时间:2019-09-10 15:20:43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刺客 阅读:3898次

环球时报:在研究文献和历史图片时,您有什么发现?

艾廷格:我在书中提到,“西藏流亡政府”及其在美国的支持者,他们的目标并不是所谓“真正自治”。在他们的圈子里,流传着所谓的“大藏区”地图,把旁边的(新疆)标为“东土耳其斯坦”,地图中有“满洲国”,还把内蒙古标注为单独一个国家,都成了与“共产党中国”分离的领土。很容易就能看出,这意味着有人想让中国像前南斯拉夫和前苏联一样解体。当然,这些都是白日梦。西藏从中国分裂是不可想象的。只有政治冒险家、不负责任的空想家或疯子渴望这样。在一个中国的治理下,西藏正在迅速发展。西藏的未来在于中央政府大规模地支持推进当地的经济和社会发展。随着社会物质条件不断提高,海内外藏民的认识也会不断发生变化。对此,我有信心。

一是起步发展期:1956年—20世纪60年代初。人工智能概念提出后,相继取得了一批令人瞩目的研究成果,如机器定理证明、跳棋程序等,掀起人工智能发展的第一个高潮。

昨日下午,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时,呼格吉勒图的母亲尚爱云说,她在网上认真读了两高报告,对关于纠正冤假错案那一段印象深刻,“现在国家依法治国,法律越来越透明了。”

环球时报:这两本书图文并茂,读者通过图片对比,就能看到新旧西藏天翻地覆的变化。同时,这些学术著作也告诉西方读者,西藏是中国神圣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而且中国把西藏治理得很好。您的书,让更多欧洲人看穿了“藏独”分子的哪些谎言?

国际在线消息:据《环球时报》报道,《德国ZAMBON出版社去年10月和今年3月分别出版了卢森堡籍学者阿尔贝特·艾廷格撰写的《自由西藏?——还原喇嘛教统治下的国家、社会和意识形态》和《围绕西藏的斗争——国际冲突的历史、背景和前景》两部研究性著作,揭示了旧西藏的落后、十四世达赖的真实面目、“藏独”势力的所作所为,并点破了西方有关西藏的种种谎言。两本著作在欧洲多国产生反响。艾廷格6月21日在接受《环球时报》专访时表示:“我的书籍通过各种信息旨在向读者展示一个真实的西藏。那些把西藏从中国分裂出去的想法都是白日梦。”

环球时报:德国、卢森堡等主流图书销售渠道,都可以订购这两本书,几乎所有购买者都给予“五颗星”的最高评价。在亚马逊网站,有读者评论说,“这是一本富有启发的书:告诉你不知道的西藏!”“毁灭了一个神话”等。两部著作发表后,您听到学术圈有哪些议论?

有人想让中国解体

而对于中美贸易关系发展逐渐升级的担忧,尤其对于特朗普口中的“贸易不对等”,崔天凯作出这样的回应:“中美贸易关系非常复杂,两国之间的贸易协议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双边。很多中国出口美国、美国出口中国的产品包含在其他国家生产的零件中;中国对美国有产品贸易顺差,却存在很大的服务贸易逆差。全面来看,是平衡的。”

1月5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报6.4915,再次突破6.5。近期,接连升值的人民币引发市场关注,未来的行情走势也成为热议话题。专家表示,这一阶段人民币兑美元的升值受多重因素影响,不过,结合2017年人民币的整体走势来看,其背后反映的是中国良好的经济基本面和乐观的市场预期。未来在经济结构转型和市场化推动下,人民币汇率的基本稳定值得期待。

写这两本书是因为我是教师

这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在办健身卡的问题上,是曹勇同意的,而杨振超却并不同意。可令人意外的是,在省里要求对此事进行责任追究时,是杨振超主动替曹勇把责任揽了下来,为此,淮南官场的人都说他处世老到。

艾廷格:我的书的确获得读者一致、积极的评价。同样,我有关西藏的学术演讲,在莱比锡书展等活动中也受到欢迎。许多学者告诉我,我的西藏主题研究非常必要。因为在欧洲,一些被认可的所谓“西藏研究者”不少是“西藏流亡政府”和对达赖几乎不加批判的支持者。这些“专业人士”故意忽视西藏政治、社会和法治的进步。事实上,这些进步一直不是他们感兴趣的,即使他们知道也很少发表真实的看法。2002年,两名法国“藏学家”出版一本书,来对抗中国出的《西藏百题问答》,但他们的研究来源多是出自神话和达赖的圈子。

据人民日报报道,2月1日中午,习近平走进位于前门石头胡同的快递服务点、小吃店,看望仍在工作的“快递小哥”等劳动者,了解他们工作和生活情况。

“西藏神话”与虚假的浪漫

其次,个人的车辆如果符合网约车准入条件,个人可以以自己的名义申请办理网约车运输证,运输证上签注个人名字。

对于轻症的定义,台“健保署副署长”蔡淑铃说,上呼吸道感染、感冒、一般皮肤病或外伤等都属于轻症,但详细的界定还要再讨论。

早前,山东费县于5月27日也高配了一名副厅级县委书记赵庆文。赵庆文此前曾在纪检监察系统工作,历任济南市纪委常委、秘书长,山东省纪委监委信访室主任等职。

艾廷格:这两本书都不是我在大学历史研究的学术环境下撰写的。在德国特里尔大学,我的研究领域还有德国文学史。之后,我回到卢森堡进行中学和大学的教学工作。几年前,我发现德国一本关于西藏的书,可以说该书彻头彻尾地在为达赖喇嘛宣传。对此我非常愤慨,达赖喇嘛和他的追随者正试图毒害我们十多岁的中小学生,并妖魔化中国。

环球时报:达赖喇嘛是一些西方国家对抗中国的棋子吗?

事实上,此前中欧领导人峰会此前也有过未发表联合声明的先例,但中欧关系不断向前发展的态势是一贯的。此次签署这样一份内容丰富、涵盖多项合作的联合声明,更加明确地向外界传达了中欧扩大合作、谋求共同发展的决心。

我认为,中国政府应比以往任何时候更重视加强对外宣传。比如,俄罗斯在乌克兰危机期间受西方舆论猛烈攻击,但通过“今日俄罗斯”电视台,他们获得了不小的成功。(文章来源:《环球时报》作者:《环球时报》驻德国特约记者青木)

2014年11月济宁市与华大基因合作建立的“生命医学联合实验室”在济宁医学院落成,成为全国首家开展全方位“基因检测”的产学研平台,并建立“国家基因库———济宁市临床样本分库”。

有对M2和社会融资规模提出预期数量的目标,这体现了高质量发展的要求的新的变化。

现在,通过中国政府积极的对外宣传,以及西方的一些学者、亲身到过中国的西方人的努力,西方媒体相对来说报道中国更加全面一些。

环球时报:您去过西藏吗?您对现在的西藏有哪些认识?

艾廷格:我到过中国多次,最近一次是去年。但中国的最西部,很遗憾只到过成都。我对中国的认识,当然不只来自这些旅行。旧西藏,人们无法再次体验。而作为一名不会说藏语和汉语的旅游者,洞察今天的西藏也有一定难度。所以,我宁愿自觉地深入学习和研究各种西藏的论著和报道。首先,研究一些曾在旧西藏长期生活的外国人的亲身经历和感受,来探究当时的文化和社会背景。这些人包括日本僧人川口氏、俄罗斯佛教徒齐比科夫,美国人麦戈文、英国人沃德尔或法国人大卫-尼尔。其次,对于西藏自治区和其他藏区的现状,我主要通过真正熟识的中国专家获得。同时,一些到过西藏的朋友也给我很多积极信息,如中国政府新建了许多乡村学校,用大棚种植蔬菜等。

环球时报:“围绕西藏的斗争”将如何持续?西方一些国家前两年曾猛打“藏独牌”对付中国,为什么最近这样的做法看上去没有过去那么明显了?

艾廷格:这些反中国的宣传一直没有停止过,“庆生”时甚至会变本加厉。我刚写了一封信给卢森堡最大的日报,警告达赖喇嘛的生日会被重复利用,比如,有人会再次炒作“西藏语言和文化受压迫”等谎言。

另一个原因,即美国的“软实力”。美国政府控制了“西藏流亡政府”的谎言网络。这张网络上还有西方媒体、许多非政府组织,包括美国政府资助的国家民主基金会。不过,谎言终究有被识破的时候。20多年前,加拿大藏学家谭·戈伦夫教授出版《现代西藏的诞生》,客观论述西藏的近现代史。但该著作却遭到不少美国记者的“围攻”。

中国电信董事长杨杰表示,从行业整体来看,用户规模仍有较大增长空间,流量需求仍将持续高速增长,但与此同时,行业竞争进一步加剧,流量和宽带业务价格竞争压力加大。

听完各旁听组反馈意见后,工作报告起草组工作人员正准备合上记录本起身,一些旁听组同志又主动走过来,进一步补充一些细节问题。

我撰写这两本书更深的动机,是因为我的教师职业。我一直认为,一个教师最重要的任务是教育青少年独立的、批判性的思维及寻求事实真相。这包含有关的不合理的信念和教义,以及对所谓智者和圣人持怀疑态度。

在2013年12月22日,马云创作的一幅画日前进行拍卖,经过63次加价延时,最终拍出了242万余元。此次拍卖源于马云“双十二”前在其“江湖情”扎堆里的一次玩笑。当时马云称,如果双十二前扎堆堆友超过10万,就创作一幅“马体墨宝”。

环球时报:您是学历史专业的,从什么时候开始关注“新旧西藏对比”和“国际社会围绕西藏的斗争”这两个学术问题的?什么原因让您决定写这两本书?

令人高兴的是,西方也有例外。他们大部分是来自欧洲大学外围的西藏研究者。比如,有比利时的亚洲学研究者撰写的有关藏传佛教史,以及德国学者科林·高尔德纳有关达赖喇嘛的书。此外,不少汉学家对中国问题也有独特见解。

中新网记者发现,这本名为《家和万事兴》的红色手册长度为14厘米,宽10厘米。“家和万事兴”几个字的下面标有白色的“修齐至要”四个字。书中目录分为齐家之道、婚姻、学前教育六部曲、疾病防治、素食、附录六个章节。

山寨货为什么能够在农村横行无忌、为非作歹?一方面,监管力量在农村下沉不够,导致农村打假有心无力、捉襟见肘。另一方面,这也跟农村消费者对品牌的辨识能力不强、维权意识薄弱有一定的关系。除了以上两点,还有一个容易被忽略的问题,那就是传统的市场渠道导致品牌效应的衰减。

终于来了!昨日晚间18时许,各路媒体记者集聚在上海证券大厦北塔26楼的一间会议室,见证了科创板又一个历史性时刻:随着屏幕显示的系统不断更新,一家家企业信息跳跃着,包括晶晨半导体等在内的9家企业成为首批获得受理的科创板公司。同时亮相的还有科创板上市审核中心。

艾廷格:毫无疑问,从达赖喇嘛逃离西藏就开始了。现在可以知道,西藏分裂分子早在1950年就与美国当局有接触。美国中央情报局与达赖手拉手。达赖的哥哥也为有美国中央情报局背景的“自由亚洲”电台服务,鼓吹“西藏独立”。上世纪50年代,达赖喇嘛曾写文章流露出对新中国的支持,表明自己的“爱国情怀”。一些历史学家甚至认为,这段时间体现了他“诚实的信念”。现在回想起来,他当时这么做只是打着合作旗号,实为欺骗之术。这也让人看到达赖是政府的敌人、永恒阴谋家、机会主义者、伪君子和骗子。今天的达赖喇嘛,借助“西藏流亡政府”和接二连三的行动在西方损害中国的声誉,同时希望通过美国来削弱中国的政治经济地位。

环球时报:西方一些人对西藏问题的片面看法是如何形成的?达赖集团分裂国家的做法,为什么能蛊惑一些西方人?西方媒体对西藏问题过去缺少反思,甚至纵容一些分裂分子的暴力行动。

中国台湾网9月8日讯据台湾《中时电子报》报道,台当局新任“行政院长”赖清德今天(8日)上午9时率领所有“阁员”、“政务委员”,在蔡英文办公室宣誓就职。赖清德上午8时就抵达蔡办,蔡英文9时抵达现场。

分析人士指出,短期内,在美国推动下,出于共同对抗伊朗的目的,阿拉伯国家和以色列的关系有可能升温。但受宗教分歧、民族矛盾和历史积怨等内生性因素影响,双方关系从长远看仍面临诸多阻力与不确定因素。

新华社开罗1月8日电(记者吴丹妮)埃及军方发言人塔梅尔·里法伊8日发表声明说,埃及海军在埃及西北部靠近利比亚边境的萨卢姆附近海域截获一艘载有29名非法移民的船只。

艾廷格:实际上,关于现代西藏和西藏的历史,西方有大量研究文献,不过对于受众来说,大多数属于未知领域。我认为这是我的职责,把这些以前只限于学术文献的重要成果传达给读者。比如,日本僧人川口氏的著作《旅藏三年记》等。历史图片更能展示旧时西藏的社会现实。我从德国联邦档案馆找到1000多张当时西藏的照片。这些照片是德国探险家1938年和1939年在西藏拍摄的。许多照片刚好过了版权期限。关于今日西藏的照片,主要来自西方游客。一些图片则来自中国的期刊《中国西藏》。在许多图片中都呈现了藏文,说明西藏在藏文的推动上并没有受到限制。

日本有一套独特的制作和估价机制,电视剧制作部门会定期对观众实施调查,得出每个明星当季的预期收视率,然后综合考虑其业内地位、演技等其他因素,确定片酬预估值。2017年,日本杂志公布了一个夏季日剧女明星电视剧片酬排行榜,排行榜上排在第一位的新垣结衣,拍电视剧的片酬每集约合人民币10.3万元。

艾廷格:这里面有几个原因:其一是“西藏神话”很长时间在西方都是一种流行文化。20世纪50年代末和60年代初,西方国家就出版有漫画《丁丁历险记——丁丁在西藏》和小说《第三只眼》等关于西藏的畅销书籍。它们与流亡海外的达赖喇嘛相呼应。与此同时,好莱坞也早已跳上西藏这趟列车,拍摄了诸如《达赖的一生》、《西藏七年》、《小活佛》等电影,让人们对旧西藏形成虚假浪漫的印象。

首先,食品本身要做无害化处理,祛除槟榔当中明显会给人体口腔健康带来影响的物质,尽可能降低槟榔对人体的损害。世界卫生组织2003年就认定槟榔为一级致癌物,槟榔有害口腔健康是共识,槟榔企业最招人非议的就是不断对此进行辩解。“槟榔致癌”不是民意,而是科学,槟榔企业应该理性看待这个问题,在生产过程中对槟榔进行无害化处理。

环球时报:会不会有人借达赖喇嘛7月庆祝80岁生日之机在国际上掀起新一轮的“藏独”宣传?

艾廷格:我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谈起。“藏独”分子有关西藏的谎言涉及旧西藏和新西藏的各个方面,包括社会背景、生活状况、宗教、个别历史事件等。可以说“西藏流亡政府”从一开始就借着那些在西方已经存在的“西藏神话”,使它们变成自己的。

除非我们找到新的治理方式,除非所有无关者都认识到它是一种必须摈弃的恶,否则,它总能从“服从者”身上获得复苏的能量。

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即西方媒体对中国这一经济崛起的大国充满恐惧。德国海因里希·伯尔基金会2010年公布的一份研究报告认为,“大量的媒体报道充满陈词滥调,歪曲中国的形象”。例如将中国贬为“流氓国家的支持者”“气候变化罪人”“资源饥饿国家”等。

值得关注的是,能证明墓主身份的纯金器也将首次展出。海昏侯墓以378件金器的数量成为汉代考古之最。据透露,在出土马蹄金的底部,考古工作者在发现“上”、“中”、“下”三种单个文字之后,又发现了成句成段的记录性文字,文字内容也与墓主身份有关。

这些谎言来自达赖喇嘛或他的核心圈子,比如以下这些谎言:旧西藏的藏族人民比较幸福和和平地生活;他们既不需要军队,也不需要警察;中国在1951年以武力吞并西藏;为和平解放签署的“十七条协议”是伪造的,西藏代表是被迫签署的;达赖喇嘛从西藏出逃是因为会被绑架或杀害;无论是他还是他的兄弟既没有获得美国的钱,也没有得到帮助;“西藏抵抗”是和平的,没有暴力的;中国想消灭西藏的文化和语言;中国要灭掉“藏民族”,目标是“种族灭绝”;“西藏流亡政府”唯一目的是“真正的自治”,等等。有些人还声称,达赖本人在20世纪50年代曾希望对西藏进行改革,但被“中国人”阻止。我在我的书中,公开了西方西藏研究学者的这些谎言。

王健林:我和他有沟通,沟通的时候他答应不再这样做了,但过几天可能又做了。

借鉴有关单位经验,将在7月份组织开展对公司系统违规招投标、“靠山吃山”、领导干部子女、亲属及特定关系人经商办企业问题的专项整治工作,坚决查处利用职权为亲友及特定关系人经营提供便利,默许亲属利用职权影响谋取非法利益等腐败问题。

此前,越南方面曾对台湾在2016年太平岛海域进行演练一事表达过类似“抗议”。当时,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强调,南沙群岛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两岸中国人都有义务维护好祖产。

今天(11月28日)上午,市委书记李鸿忠主持召开市委常委会扩大会议,通报了张阳严重违纪违法问题及自缢死亡的情况。大家一致表示,坚决拥护党中央对张阳严重违纪违法问题的调查处理,坚决把思想和行动高度统一到党中央决定的精神上来,坚决同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保持高度一致,强化“四个意识”,推进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