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时尚 > 官员为保平安每收一笔赃款 都要在佛龛下放段时间

官员为保平安每收一笔赃款 都要在佛龛下放段时间

时间:2019-09-11 08:53:50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刺客 阅读:753次

迷信,迷信,迷上才会信,信了更痴迷。习近平总书记曾一针见血地指出,现实生活中,一些党员、干部出这样那样的问题,说到底是信仰迷茫、精神迷失。热衷于烧香拜佛,遇事“问计于神”,这样的党员干部,就是精神上“缺钙”、得了“软骨病”。这种病不仅得治,还得早治。奉劝某些人:“腐”“拜”人生无好果!

一面大搞腐败、一面求神拜佛,类似情形在已曝光的党员干部违纪违法案例中并不少见。如,吉林省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原院长张德友在接受组织审查前,先后三次授意妻子带着他本人的“生辰八字”,向“大师”求神问卦、占卜吉凶,妄图“驱邪避难”;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原市长徐国元每收到一笔赃款,都要先在佛龛下面放一段时间,祈求平安无事……一出出封建迷信“闹剧”,可谓荒唐至极。

“2012年至2017年,周练军多次开公车携家人赴南岳衡山、宁乡回龙山等地的庙堂烧香、求神、拜佛、抽签,并将求得的10张所谓的‘吉签’随身携带。”11月28日,《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了湖南省长沙市金融办原副主任周练军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其大搞封建迷信的细节被公之于众。周练军在忏悔书中写道:“我几乎每年春节期间都带家人一起去南岳大庙等地烧香拜佛,祈求自己升官发财。”

无独有偶,就在几天前,有媒体披露了山西省公路局原技术处处长李忠在落马前亦有类似举动。其在被实名举报后,为祈求自己平安,曾找算命先生占卜打卦,并在家中供奉算命先生所写符箓……

三方商定,北京公司从为安阳市体育产业协会印刷图书,变更给李伟伟的公司。李伟伟先以每套400元购买再以1080元卖给体育产业协会,在举办航空运动文化旅游节时,将该书赠送嘉宾。体育产业协会为购买图书出资140余万元。钱进了李伟伟的公司跟进了体育局没多大区别。2013年春节前,李伟伟把公司账上的售书利润统计一番,凑个整数把钱取出,揣着20多万元现金和30万元存折进了吴书太家。仅此一项,吴书太贪污自肥50万元。

单女士回忆,当儿子回家告诉她这一切时,孩子已经抖成一团,“我想安慰他拉他去洗澡,他立即号啕大哭起来,告诉我他已经在学校用凉水冲了好久好久,已经没有臭味了。”听完孩子讲述后,单女士当即给班主任打了电话,要求那两个孩子的家长到学校解决问题。

根据司法文书显示,王萍的哥哥王某原是一名下岗职工,2001年起,王某承包了南华附一医院的后勤楼、儿科大楼、住院大楼等项目的水电安装工程。2009年,王萍向哥哥王某要了100万元进行炒股,此后还由王某为他们支付了在广东和云南购房的款项,共计收受715万元。

渤海证券认为,对于当前市场而言,上市公司的业绩虽仍存在一定回落压力,但估值处于历史较低水平,上市公司回购增多,令A股进一步下跌的阻力明显增大。未来外部压力如能减弱或国内政策红利释放,将有望带来预期恢复下的反弹行情。

马克思指出,共产主义是径直从无神论开始的。党员从在党旗下立下铮铮誓言的那一刻起,就应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和笃定的无神论者,这是我们党的宗旨和性质所决定的。但为何总有些党员干部痴迷其中、无法自拔?梳理案例不难发现,他们中有的是“官”迷心窍,为了升官而求神拜佛、问卜许愿,妄想“算”出好运气、“卜”个好前程;有的是理想信念动摇,精神世界空虚,企图从“神明”那里找“安慰”;还有的是伸了不该伸的手,担心东窗事发,惶惶不可终日,想靠所谓“大师”指路,保佑自己“过关”。殊不知,这些荒唐之举不过是自欺欺人,到头来只会误了自己。

“我以前没想过自己有天会这么惨。”周江华说,他想打架,想咒骂,但最终还是忍下去,热情一点点熄灭,梦想和冲动慢慢变成对温饱和稳定的强烈渴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