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市场 > 雷锋真假被质疑 代表委员:加快为英雄名誉立法

雷锋真假被质疑 代表委员:加快为英雄名誉立法

时间:2019-10-09 09:49:19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刺客 阅读:3122次

谈到质疑与抹黑之间的界线,陶克说:“质疑是善意的、尊重事实的,抹黑是不顾事实、变着法儿把白的说成黑的。”

共青团中央新媒体编辑林檬认为,出现这样的现象,是因为有很多人想通过骂人出名,不仅污蔑雷锋、邱少云和董存瑞等历史上的英雄,有时候,哪个地方有军人、警察和公务员因公牺牲,这些人还会跳出来说“死得好”。“关键是这些人的违法成本实在太低了。”林檬分析,过去团中央发起过为雷锋、狼牙山五壮士、邱少云等英雄人物正名的网络活动,虽然效果不错,但是只能从道德层面对污蔑英雄的人进行谴责。

本报北京3月5日电(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章正)让全国政协委员、人民出版社社长黄书元感到恼火的是,网上经常出现攻击和污蔑雷锋的现象,“有人说雷锋是假的!”

全国人大代表、原第二炮兵装备部政委牛炳祥也注意到这样的现象,他说:“今年两会,我提出建议国家应该加快研究制定‘国家英烈名誉保护法’。”为此,在两会前,他专门咨询了法律界的专家,完善自己的建言。

如果觉得时机不成熟,不能制定一个专门的法律,黄书元提出另外一个办法:“修改现行的法律,在民法和刑法中增加相关法律责任,对革命英烈诉讼管辖作一个司法解释,由公诉机关直接提起诉讼,确保革命英烈的名誉不被侵害。”

“我非常支持这样的建议,烈士的名誉本来就是属于国家的公共精神财富,一旦受到侵犯,公共机关可以为烈士名誉进行维权。这样的立法建议,实际上弥补了现实中烈士名誉无法维权的尴尬。”共青团中央宣传部网络舆论处处长吴德祖表示。

干部干部,先干一步。破除“二传手”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现象,既要以解决思想问题为根本,引导党员干部牢固树立正确的权力观、政绩观、利益观,努力用实际行动和实在成效取信于民,又要不断健全监督问责机制和选人用人机制,让在其位不谋其政的“二传手”干部无处遁形,让想干事、能干事、敢担当的优秀干部脱颖而出。

据苏州日报报道,2016年,老挝苏大迎来首批22名本科毕业生。

2009年,王敏在总策划拍摄电视剧《知青》时,为显示自己是一个有信仰、有追求、有奉献的人,要求电视剧突出为理想、为集体、为他人这个主题。不仅如此,王敏还为该剧主题曲作词。“难忘那苍茫岁月/呐喊着温暖的春天/磨练伴随着无怨无悔/展开人生的风帆······”在这首名为《曾经》的歌曲中,王敏根据自己4年的知青岁月,写出了对那段“激情燃烧岁月”的感怀。

奢华的陈路别墅,也刺痛了民众的眼睛,让很多连小公寓都买不起的年轻人深感受伤。

于忠福曾有多篇政理文章获军队优秀研究文章奖,他还爱好写作和书法,被誉为“军内书法家”。

对于“如何保证英雄人物的事迹是准确的”这一问题,《雷锋》杂志编委会常务副主任、总编辑陶克举了一个例子,上世纪60年代,在宣传雷锋事迹时,中宣部、解放军总政治部、共青团中央、沈阳军区和雷锋生前所在部队联合组织了3个调查组赴雷锋的部队、家乡等地,对登过报纸的事实和细节进行核对。

死者名誉受到损害,哪些人可以作为原告提起民事诉讼?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查阅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名誉权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发现:“死者名誉受到损害的,其近亲属有权向人民法院起诉。近亲属包括:配偶、父母、子女、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孙子女、外孙子女。”

牛炳祥认为,我们应该用立法理直气壮地保护英雄的名誉,这不等于限制言论自由,“公民言论自由的前提是不能危害国家利益”。

此外,考古发掘的什邡南泉镇略早于三星堆一期(宝墩)文化的星星村遗址,略晚于桂圆桥遗址的静安村遗址,以及跨越桂圆桥遗址第一期、三星堆遗址一二三四期至西周春秋、汉代的什邡箭台村遗址,这些新石器时代文化遗址被认为孕育和演变为三星堆文化。

基层卫生工作经验丰富的唐正虎坦言:一些惯性思维和观念,早已深入到一些官兵的思想深处,支配着大家的思考方式和行为方式,绝不可能随着编制体制的调整就自动消除,当务之急必须来一场深刻而彻底的“思想突围”。

中新网4月29日电(IT频道吴涛)“网速慢,网费贵”饱受诟病,日前还引起社会的普遍关注。昨日,工业和信息化部(以下简称工信部)通信发展司司长闻库在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发布会上对此表示,按照经济发展规律,资费高主要是由于市场供给不足,4G投资还未见效益造成的。未来工信部将从加大投入、引入民资、加大共建共享力度等五个方面解决该问题。

他介绍有这样一个历史细节,在一年中秋节适逢雷锋母亲的忌日,一个报道就出现了“一曲《良宵》响起,雷锋流下眼泪”的描述。调查组的同志核对这一细节,就问雷锋的战友当时有没有听到过《良宵》,结果战士们都表示不知道。可见,调查已经细致到这样的程度。当时,宣传纪律中有这样的规定——“宣传雷锋,谁造假开除谁的党籍”。

“言论自由本来就是有限度的,这样的立法恰恰对言论自由的保护。”吴德祖注意到,不能忽略的是,传统宣传中“高、大、全”倾向,对很多体现英雄人物性格的丰富性的描写容易被忽略。但这并不代表典型事迹就不真实,只是每个时代的解读不一样。实际上,对重大典型的选树,都是有很严格的程序的。我们也要看到,每个时代都有历史的局限性,也都有不同时代的视角。因此,人们对待英雄的态度,不能完全用今天的视角苛责过去的英雄,不能“站着说话不腰疼”。

媒体关心两岸互设办事处一事将会继续进行吗?邱垂正表示,政府会征询社会各界的意见,来准备进一步工作,包含“国安”审查等,再进行相关评估及后续准备工作,而新增协议的推动,都需待“立法院”通过两岸协议监督条例再推动,所以目前都是准备工作。

“在2015年6月18日的立法会会议上,当立法会主席曾钰成宣布‘表决完毕,显示结果’那一刻,我实在难忍悲哀。”林郑月娥在文章中说,28位议员(包括27位反对派议员和梁家骝议员)投票否决了特区政府提交的行政长官普选方案,“政改五步曲”在关键的第三步便“行人止步”,500万合资格选民失去了由2017年起“一人一票”选出行政长官的机会,2020年立法会全体议员也不会由普选产生。“香港的民主进程受到重挫,怎不令人唏嘘!”

2015年,人民出版社旗下《雷锋》杂志创刊。今年两会前,该杂志社就收到很多来信,写信者包括雷锋生前的战友300多人,他们呼吁抹黑英雄的人要负法律责任。今年2月27日,该杂志社在北京大学与学生举行了一场对话活动。法律专家王新建、抚顺学雷锋典型联合会副秘书长褚士奇代表全国的“雷锋传人”,在现场向牛炳祥、黄书元提交了提案建议,希望能够通过立法的形式维护雷锋的形象。

天津新港海关和港口局的工作人员一周至少会到现场抽查三次至四次,多名瑞海知情员工反映称,海关的工作人员抽查频繁。

乌克兰3月31日和4月21日举行两轮总统选举投票。4月23日,乌中央选举委员会正式宣布泽连斯基当选乌新一届总统。根据乌克兰选举法,新总统应不迟于6月3日宣誓就职,任期5年。

此事经当地媒体报道后,女列车长贡旭很快被人找到,她见义勇为的行为让不少人拍手叫好。与此同时,也有不少网友留言表示,“那位壮实的男乘客也应该报道并给予嘉奖!”

“雷锋没有近亲属,如何来维护烈士的名誉权?”黄书元认为,如何跨过这一门槛,法律上要完善对于英雄名誉权的保护。